武林中文网 > 花下容 > 第九章

第九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c,最快更新花下容最新章节!

    一转眼便是二月。

    冬春之交的天气,仍是冷得让人不愿出门,寒蝉抱着暖炉坐在窗边,张望着眠霜是否有来。

    门被推开,是伶汀从外头取了东西回来,她将大氅脱下,兴冲冲地将一束长明花递到了寒蝉面前,“今年的长明花开得好早,这样寒冷的天里就结了花苞,娘娘快看看。”

    寒蝉对花草向来没有什么研究,却唯独喜欢这长明花,她拿过伶汀手里的花,“的确是开得好看,想必一定是花了不少心思。”

    “娘娘可要亲自去御花园看看?奴婢刚才回来的路上看到御花园不少花都开了,尤其是长明花,一大片一大片的开,晃得人眼花。”

    “那便去看看吧,也正好走走路暖暖身子。”

    伶汀没有骗她,御花园里的花的确是开了不少,宫中花匠用心,使得这个花园一年四季都有不同品种的花可以看。寒蝉赏花赏得高兴,不小心便逛得有些迷路了,她也不介意,总有人能带她出去,于是便继续看花。

    到一座假山后面的时候,寒蝉听到另一边有人在说话。

    她其实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嗜好,但又觉得这样不打招呼地就走出去太过于失礼,于是便躲到了假山后面。

    这样另一边人的对话也都一字不落地被她听到。

    “你可千万小心些,每次都不能够放太多,不然会被发现,这一包药你至少要用一个月。”

    是温清的声音!

    不知她想要干什么事情。寒蝉敛了气息静静听着。

    “可是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放在每日的饭菜里,就不会被人发现吗,那银针试毒是必不可少的啊。”

    是在谋算着对谁下毒?

    “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箫靳对我有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带去的饭菜他一定会吃,你只管放心去做便是。”

    是要对箫靳下毒?!

    寒蝉心下一沉。这怎么可能,温清要对箫靳下毒?她可是他的皇后啊!

    虽然心中不可置信,但是温清要害箫靳,她不能够不管,温清要害谁她都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去管,但唯独箫靳不行,箫靳不能够有事。

    于是寒蝉便从假山后走了出去,终于看清两人。

    一个的确是温清,另一个,则是御膳房的宫女。刚才便是这两人密谋着下毒的事。

    对于寒蝉的突然出现,原本策划着事情的两人都受了不小的惊吓,一下子闭了口,竟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寒蝉趁她们吃惊的空档走上前去,一把便夺去了放在桌上的药粉。

    她拆开一角稍微闻了一闻,便脸色大变,皱着眉头看向温清,“系心?温清,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狠毒,对箫靳用系心?!他可是你的夫君啊!”

    系心,古时多用来入药,有麻痹神经的作用,少量服食并无大碍,可以治头疼,但若是长期不间断地服用,则会上瘾,到最后精神癫狂,一离开此药便会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但是因为此药化在水中后无色无味,本身又不算是毒药,到最后,就连发病的原因都无法查出。

    好狠毒的手段。

    温清心下惊讶,但想到事情已经被戳破也无可挽回,她轻轻一笑,恢复了原先的脸色,“所以,你想怎样?”

    “不要对箫靳下手。”寒蝉紧紧握住手中的系心,她真想上去狠狠给温清两个耳光,但是她不能,箫靳心中有多么着紧温清,她自然晓得,所以她退步了,“不要对他下手,今日的事情,我可以当作没有看见,你终究是什么身份,我也不会去调查。”

    “哦?若是我说不呢?”

    “那我便在这里就了结了你。”

    寒蝉伸手拔下束发的玉簪,指尖一动,便直直向温清刺去。

    或许是她气急,手有些不稳,又或许是温清躲闪得及时。

    她并没有划破温清的喉咙,只是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恰到好处的疤痕。

    寒蝉并不急,她要温清死,不差这一下的。

    只是下一刻,她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开,措不及防地被推到了一边。而温清,正正被箫靳搂在怀里。

    他怎么会在此?!

    寒蝉在下一刻就反应过来——她中了别人下的圈套。

    “你伤她?”箫靳看着她,眼里酝酿着滔天的怒火。

    寒蝉从未见过箫靳这般模样,她见过他生气的模样,却没见过他这样,除了怒意,还有杀意。

    是了,那时的箫靳想杀她。

    她觉着被推倒时身上的伤口有些痛,箫靳说这话时她的心口也有些痛,但她并不在意,她要杀了温清。

    哪怕这是一个圈套她也要去钻。她只有这一次机会,她不能够放过温清,若是温清不死,箫靳一定会有事。

    所以她说,“箫靳,你让开,我不仅要伤她,我还要杀她。”

    于是她的掌风又朝着温清去了。

    寒蝉原以为箫靳会与她交手的,就算他不放下怀中的温清,他至少也会躲闪的。

    但是箫靳并没有,只是直直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她。

    于是寒蝉便收了手,那掌风过于凌厉,最后全都拍到她自己身上。

    然后她听到箫靳说,“带下去,押入死牢。”

    是了,箫靳是这么说的,她字字都听得清楚。

    押入死牢。

    寒蝉突然有些悲哀,为她自己感到悲哀,为她自己那样在乎箫靳而感到悲哀。

    他知道她不忍心的。

    是了,她不忍心。他身为一个帝王,那样恰到好处地掌握了每一个人的弱点——对她尤其是。

本站推荐: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重生之都市仙尊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另类保镖:龙潜都市黄泉杂货铺神级透视都市风云农家小福女

花下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竹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暗并收藏花下容最新章节